倓譴| 輕假| 痕瞳| ゐ陲| 麾藷| 羲栠| 羲猾瓮| 蔬劼| 煆栠| | 啞檄| 裘肅| 錘漆| 恟籟杻よ| 譴鰍| 陲源| 喟隴| 倓漆| 桲珒| 怮埻| ь埻| 躂擘| 蜚阨| 竣瘀| 喟獰| 魡栠| 芞躂戺親| 蔬狦| 挕霪| 腦笣| 朸觼殤輿⑹| 檔洈| 喟獰| 犖捶| | 譁蟀| 陔幵| 昹喃| 肮假| 錨鍬| 還蜸| す佼| 齊⑨| 詢す| | 痔綬| 淏假| 匐鼠刓| 嗟趙| 韓爵| 衾泬| 伈栥| 需假| 淜埻| 刓栠| 種笣| 籵傑| 藜碩| 佼荻| 埬ぱ綬| 鞠磁| 籵弮| 陔匙嫌誥酘よ| 踢貌| 靡刓| す栠| | 枆喳| 撳栠| 詢誠| 迖親挶| 麻累| 呦趙| 還挕| 脰鍬| 拫机よ| 譴趙| 郩砱庈| 幛隅| 鰍躂輿| 喪傑| 粹綬| 毞喀| 恅荻| 屢栠| 蔬假| 錫迋| 賡倎| 還盻| 檢縐赽| 噪堈| す蔬| 綻碩| 睿輿跡嫌| 樁矨| 蜓栠| 湮源| 苂糧楓| 眽踢| 遵菟| 源淏| 源傑| 匙鰍| 鎊蔬| 鍾韏| 淜譴| 綻埻| 沺薯| 伈俜| | ч韓| 啞堁| 磑埭| 譴漆| 應昹| 豜堁| 詢躇| 挕傑| 鎮韓| 詢昄| 挕哏| 鎊傑| 啤鎖| 艙悵| 朸喀| 捈怢| 喟獰| 繙昹| 恟籟杻よ| 踥景| 韓詣| 怮ど侁よ| 茈抾| 桲控| 衃栠| 駃ひ| す蹕| 羲猾瓮| 踢伈| 湮肮庈| 虞陔庈| 迶刓| 竅庌| 啞傑| 錫迋| 陔痑| 嗟趙| ц瓮| | 塢恲親逜赻笥よ| 廗埬| 犖鰍| ь埸| 凅刓| 假翻| 茈抾| 皉蔬| 挕鍬埭| 畛籵| 磑埭| ч泬| 縝嶽ц酘秫| 妀醫| 鰍睿| 耋篎| 籵趙瓮| 妀傑| 踢坢| 倓刓| 燭坒| 苂糧楓| 蹕泬| 呴笣| 眅碩| 欸鍬| | 劓瓮| り藷| 劼笣| 拫絞| 茠刓| ч捶| 楓堮| 蘋迶| 磁蔬| 湛嫌滷簿隴假薊磁よ| 拻埻| 懂假| 猿鰍| 衭疑| ⑨瓮| 割蔬| 怢嫁蚽| 還蜸| 昢捶| 犖秝| | 昺栠| 匙栫儷嫌| | 倓傑| 倎譴| 舷慇嫌衵秫綴よ| 盷傑| ぱ跡| 蟆埭| 氈刓| 煦皊| 假堈| 佼砱| 綻陎| 訧笢| 匙鎮| 戺擘| 蔬鍬| 迖親迖| 蝠傑| 嫆栠| 貌假| 邧賽| 敆飲| 湮俍| 鎖⑻| 匙栫儷嫌| 怮嗷| 昹譴| 砱瓮| 裻瓮| 輿笣| 侂蔬| 抸秝| 戺擘| 狦碩| 蚗憚| 陔匙嫌誥衵よ| 嘉毼| 嫘陲| 赽酗| 湛嶺杻よ| 韏刓| 剢阨| 譴疏| 陲栠| 樁囡| 挕ь| 黃刓| 褪嫌ц酘秫綴よ| 輕梆| 陝嶺囡衵よ| 欸鍬| ч瓮| 盻秝| 怢控瓮| 肮肅| 菮傑| 荎肅| 假砱| 樁囡| 噉鰍| 羚瓮| 假翻| 抸咺碩| 晊酗|

酗景峚陓羲楷鼠侗,藝樅模撿賦磁峚陓芢嫘,酗景膘厙桴

2019-05-26 15:51 懂埭ㄩ枆捅

﹛﹛酗景峚陓羲楷鼠侗,藝樅模撿賦磁峚陓芢嫘,酗景膘厙桴

﹛﹛荂僅軞燴蘆舜﹜慇蠵佫嘐塽嗐傍尕嫌匙珖痲﹜憚嫌憚佴佴拊軞苀塋梗褪痲﹜匙價佴拊軞苀綜秪﹜塘蹕佴軞苀ぱ儔﹜坢憚親佴拊軞苀嶺禎蟹﹜拫觕梗親佴拊軞苀譙嫌撳埮珖痲堤炟﹝有言時勢造英雄,把這句話套用在香港報業發展上,同樣適用。政局動盪、經濟衰退,每每造就一份新報紙的誕生,可見報業發展史與香港的歷史關係密不可分。有見現時香港新聞發展史未有詳細的梳理,香港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系主任梁天偉,與該學系助理教授黃仲鳴一起合作,促成了《數風流人物─香港報人口述歷史》(《數》)一書的出版。該書聚集了28位香港報業人士,由梁天偉進行訪談,再由黃仲鳴主編,由這些叱糷@時的「風流人物」論盡本地報業1950年代至1990年代的發展史。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朱慧恩談到出書的緣由,黃仲鳴及梁天偉自言都是新聞界出身,加入樹仁大學新傳系已有十多年光景,二人均希望讓更多人了解香港報業的發展史。該學系早前開辦關於香港新聞史的課程,遂開始邀請老一輩的報人訪談。兩人表示希望借各位報人,以口述歷史的方式憶述辦報的經歷,並藉此梳理香港的歷史。《數》一書的時間設定由1938年到1995年,橫跨接近一甲子。二人由2011年起正式開始第一個訪問,從每份報章各找一位代表人物,最終合共訪問了28位報業界的「風流人物」,包括報章創辦人、管理層,憶述當年在報業打拚的日子。從訪談開始到書籍正式出版,有七人已先後離世,包括《香港文匯報》前副總編輯曾敏之、「馬報人」許培櫻、《明周》前總編輯雷煒坡等。回憶往昔歲月28位報人,各自憶往事,既談自己所任職的報章,也談其他報章,透過眾人口述拼湊完整歷史。書中的第一篇訪談錄,便由筆名「晨鳥」的許培櫻開始。筆名「晨鳥」的許培櫻為著名馬評人,他在1958年加入《新生晚報》,編寫馬經版,在1992年創立以馬迷讀者群為主的《縱橫日報》。他在訪談錄中詳細談到自己成為馬迷、加入馬報、再到創辦馬報的經過。其中一宗轟動事件,便是晨鳥當年放棄眼前利益,以頭版公佈馬流感的消息。由於當年《縱橫日報》以馬迷為主要讀者群,當馬流感的消息公佈後,馬會停賽,以致馬迷讀者群流失,日報銷量下跌,最終倒閉。故憶起晨鳥,梁天偉及黃仲鳴均笑言「晨鳥都有新聞道德」。此外,《經濟日報》社長麥華章在「天子門生《香港文匯》起飛」一章中談當年在《香港文匯報》的日子。麥華章在1973年加入《香港文匯報》,先後負責外交、港聞版。在訪談中,他便憶述了當年在《香港文匯報》的時光,包括當年跟隨國家領導人外訪,華國鋒的拘謹、鄧小平的瀟灑、趙紫陽待人接物甚得體,依然記憶猶新。此外,他還憶述當年到柬埔寨當戰地記者的恐怖三星期,目睹過屍橫遍野的景象,對他而言是很大歷練。其後,麥華章出來辦《經濟日報》,故在本章節裡也談到當年向《信報》「挑機」的點滴。談到本地財經報紙,除《經濟日報》外當然要數《信報》。今次黃仲鳴與梁天偉邀得鮮有接受訪問的駱友梅談當年與羅治平、丈夫林行止創立《信報》的經過。當年林行止本在《明報》工作,後來受羅治平邀請辦《信報》。林行止曾是查良鏞(金庸)的得力助手,因此坊間傳兩人有芥蒂。駱友梅在本章節中便開腔澄清沒有此事,但坦言彼此「少了一份密切」。此外,她亦談到《信報》如何在當年複雜的政治環境中堅守立場。還有韋基舜談《天天日報》成為全球首份彩色報紙暨柯式印刷報紙;雷煒坡談在《明報》的歲月;楊祖坤和萬民光談在《大公報》的日子;胡仙談《星島日報》的成與敗;岑才生談《華僑日報》的興與衰;張初、許燊談在《商報》的日子;莫光、劉晟、歐陽成潮談《晶報》與創辦人陳霞子等,合共28篇詳細訪談錄。小報橫行年代28位報人的口述歷史,梳理了香港報業的發展史以及香港的歷史。談到報業的發展史,二人表示早年香港較常見的是黨報,例如國民黨的《天文台》、共產黨的《華商報》,到後來隨時代發展,「左中右」立場的報紙面世,文人辦報、商人辦報,開創香港報業的盛世局面。不過,二人亦特別提到當年小報的發展史,那時的小報普遍由文人主理,自上世紀30、40年代興起。「在30、40年代,小報十分流行。當年的小報五花八門,多數是文人辦的。」二人憶述指原來當時要辦小報很容易,一個文人就可辦一張報紙。「新聞可以自己寫,副刊的小說也可以自己寫,不需記者和編輯。」黃仲鳴說。因此,當年香港報業便有個十分特殊的狀況──一雞死一雞鳴。梁天偉憶述,當年辦小報,只要能售出幾千份,就基本上可以回本。然而,因為小報沒有廣告,故每當銷情不理想時,主理人便會為報紙另起名字,再次「創刊」。「小報好難生存,只是食住一個時段的甜頭,沒東西看便『執笠』,另起名字再辦。」70年代起,小報慢慢式微,直到上世紀90年代中期有「以大報方式辦小報」的新報紙加入,才標誌茪p報時代正式結束。雖然當年小報多如繁星,但能站穩陣腳的可說無幾,不過亦有例外。二人憶述在一眾小報中,在1959年出版的《明報》可說是特殊例子。「它是少數的由當年的小報,走到今天面向知識分子的大報。早期的《明報》都是小報,只由幾位成員組成。當年包括武俠小說、偵探小說,完全是小報格局。但查先生有眼光、很自信,加上他又是文人,所以能將《明報》發展到知識分子的報紙。」報業前景堪憂當年,報業發展蓬勃,大報群雄割據,各領風騷;小報亦受普羅大眾支持,找到生存方式。然而,與眼前兩位業界資深人士談紙媒未來的發展,他們都對前景堪憂,梁天偉更斷言十年後紙媒將絕跡。智能手機的出現,改變了傳媒發展生態。可惜的是,放眼現時網絡新聞時代,內容農場「當道」,假新聞充斥,網絡新聞只求HitRate。面對此情此景,紙媒沒落,但網媒是否能有足夠力量長遠發展?究竟還能否一雞死一雞鳴?當年,無數報業精英在業界競折腰,來到今天,傳媒生態發展翻天覆地,若數風流人物,能否看今朝?

5堎16桾玴蝤盆邿累倳鄶嗃曌ョⅠ模翋炟﹜笢栝濂巹翋炟炾輪す弝舷濂岈褪悝埏ㄛ測桶絨笢栝睿笢栝濂巹ㄛ勤濂岈褪悝埏菴匐棒絨測桶湮頗腔欸羲桶尨轄腔蛅種ㄛ砃濂岈褪悝埏屏槥盆擁觴堀珋艙鰓妧礡ㄨ滅褪撮湮悝厙桴ㄛ桸汜淉習腔萸僻講睿隱晟躲泃傘凝驗宒崝酗˙諾濂馱最湮悝厙桴ㄛ桸汜淉習賤湘戲醴厥哿梩擂※萸戲醴齬俴埤§菴珨˙陓洘馱最湮悝ㄛ湖籵桸汜盄※剒猁參笭畢瑩偌善忒昍§##珨棒棒萸僻﹜珨沭沭躲泃﹜珨跺跺萇趕ㄛ扴佽腔岆勤濂苺腔蒧蓐﹜勤濂茠腔砃厘﹝

﹛﹛婓れ砱忳渥綴ㄛ禱屙陲摯奀蜊曹賸馴湖酗伈腔數赫ㄛ薹鍰れ砱窒勦砃凝詳刓華⑹蛌痄ㄛ峈悵湔睿楷桯賂韜薯講紨祭梑善賸珨沭淏殿警擢楚ㄠ嬴痤纂啄邿晚壽§唳襞疰й酴蟛蛗僚葙寪謬褊縛盃煤匐蠅奻巟腔逋慫ㄛ植珨跺跺す歇奧衱覜佽贏巠謫倞斥倇嗝薹探晚滅濂佽躁珗①輒﹝

﹛﹛陔貌扦楷陔貌扦陔樓ぞ6堎10桮蝤釆м萺鎯趵狦蕾陔ㄘ陔樓ぞ俋蝠窒酗峎恅10梊皒鶲侂蝵酵諒暯玹童炯耆妏昢巹埜頗巹埜酗踢淏塋眒冪萋湛陔樓ぞ﹝笢弊濂勦蔚澄厥眕炾輪すЧ濂佷砑峈硌絳ㄛ澄隅祥痄軗笢弊杻伎Ч濂眳繚ㄛ澄樵衄薯華峎誘弊模翋芋1笮哄8G嘛祔﹝

作者:崔斯坦.古力譯者:簡萓靚出版:行人出版社水份佔據地球、人體各70%,我們對水的理解卻不到7%。作者崔斯坦是赫赫有名的「自然嚮導者」,意即不透過任何電子儀器與高科技設備,僅憑五感與習得的基礎知識架構,找到與自然親密相處的最美方式。他將生活中的水象,結合人類學、地輿學、民間傳說、美學,透過水的現象,帶入柔軟易讀的基礎水知識,接茼A將「鏡頭」對準與此現象息息相關的生物動態與特性,討論如何將一個個有趣的小知識連結起來,成為我們生活之中的「好工具」。

﹛﹛間悁矨﹜栦賞齁﹜卼砳﹜睡蕾瑕脹統樓頗獗﹝

﹛﹛凝詳刓頗呇睿綻侐濂傖蕾ㄛ勤澄厥凝詳刓華⑹腔須淰ㄛ膘蕾睿孺湮觼游賂韜跦擂華ㄛ芢雄姘賂韜岈珛腔楷桯莉汜賸憤む旮堈腔荌砒﹝假屋隅岆刵騰鸝礗牯瓬鷞細晉Ж鯞で虋驐炬銓疥鏽鷜鄘鷋未鑫Л絃皈裊##醱勤岍賜腔湮楷桯湮曹賂湮覃淕ㄛ奻磁郪眽斛蔚詢栨※奻漆儕朸§瑞楞ㄛ峈華⑹騰祫岍賜睿す迵楷桯釬堤載湮僚瓬﹝

﹛﹛笢源盓厥陝蜓犒淉葬芢輛睿賤輛最ㄛ籵徹淉笥勤趕賤樵陝蜓犒恀枙﹝

﹛﹛菴侐ㄛ嶺踡冼躅鄘鷚瓬鰽贏絃玳朽齱ㄐm綺情樓雜記》(足本)作者:喻血輪整理:眉睫出版:九州出版社這本書曾在2011年由長安出版社出版過,但內容遠不及此次出版的「足本」之多。羽戈在序言中說:「喻血輪寫《綺情樓雜記》那年,已經六十歲,且隨蔣氏父子逃亡台灣,身為逋客,回望家國,山川琳琅,日月光華,卻似夢中舊物。按說,其筆下應該風雨蒼茫,悲聲不絕如縷。然而,喻血輪如老驥伏櫪,依舊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故國之思,黍離之悲,在喻氏筆下,卻化作堅忍一心、發揚蹈厲的風雷之氣,躍然紙上,直擊我的眼目,以至我讀其中章節,竟有淚涔涔。」不難看出,回憶往事的寫作,正是他對於鄉愁的寄託。李敖、錢歌川等人都提起過這部在台灣流傳多年的民國筆記。「整理者」說:「此後三十年,從未再版。」應該是指一九八三年之後而言的,其說法是台灣出版後,喻血輪有續作沒有收入集子。然而所謂「足本」的這本書,其實也刪去了《國民革命文獻之一》、《記夏鬥寅紙坊之役》、《孔庚榜門拒匪》三篇,《談盧作孚》、《拒俄之軍國民教育會》二篇的結尾部分也有刪減,不過「整理者」都把它們掛在了網上,抄錄補齊尚屬方便。對於這本書的定位也比較混亂,說它是「民國版世說新語」、「清末民國人物言行錄」等等都是不妥的,因為其中還有不少非民國的內容,倒不如說像麻辣火鍋,放進去的除了葷素之外,還有說不清道不明的各種配料。不過正如這本書內容的駁雜,讀者可以在雜亂中尋找覓寶的樂趣,其滋味也因為雜而多樣化。所以打亂了重組整理沒有意義,將原樣呈現給讀者,妥當與否應該讓讀者自己判斷豈不更好?而且還弄出了百樂門變成白藥門之類的錯誤,但不管怎麼說,書能夠出版總是一件好事。近年來,對於民國以來的知識分子研究領域不斷擴展,次要的歷史人物,乃至名不見經傳者也引起了關注,使得民國歷史以及民國時期知識分子群體形象,越來越呈現出立體的多元性。書中提供了不少別處沒有見過的新材料,讀後讓人產生這樣一種感覺,那就是僅僅幾個大人物,代表不了時代的歷史,甘心當個小人物,也未必不能成為英雄,而且這些人愈加令人敬佩。全書八百多篇短文,涉及歷史、文化、民俗、新聞、政治、軍事等多個領域。作為鴛鴦蝴蝶派代表的喻血輪說自己:「濫竽報界可二十年,沉浮政海亦二十年」,作為長期活躍於報界、政界的作者,對《漢口中西報》、《四民報》、《京報》、《湖北中山日報》等他任過主筆、編輯主任、總編輯的報紙,都有比較詳盡的介紹,為當今的讀者了解那個時代報刊讀者的文化品位,社會風尚等都提供了第一手資料。全書的內容雖然蕪雜,特別是一部分考證的內容如《卑左》、《「內子」與「內人」》、《寒山寺碑》等也都存在不全面和偏頗。「整理者」說:「個別內容與馮自由的《革命逸史》雷同,我們初步可以判斷是作者抄自馮著。」還說,這本書「不是一部正史範疇的回憶錄,而是『志人』體的筆記......作者未必真正做到『就事寫實』。恐怕讀者只好抱荂y姑妄言之姑聽之』的態度吧。」我卻覺得,這完全是作者作為報人,覺得有趣就有聞必錄的結果,比如洪承疇被沈百五打耳光,就與錢泳《履園叢話》中的故事幾乎沒有區別,如果他讀過《履園叢話》,就不會再寫了。歷史是不可重複的,而即便是官修的正史,也只能作為參考,所謂「全信書不如不讀書」,這是常識。然而,他親歷、親聞的那些內容,雖然看似過於雞毛蒜皮,卻正是這些吸引人的細節,使很多已知的乾巴巴的歷史人物,因此而變得趣味橫生,頓時有血有肉了。那些過於嚴肅背後隱藏的虛假,也被無情地曝光在了讀者面前,而且細節明白生動的敘述,不褒貶,不臧否,不隱惡,也不揚善,是非功過,讓讀者自己評論,這種低調樸實,甚至算不上學者的態度,卻深藏了大師氣概,是必須具有淡定而深沉修養的。我比較感興趣的有:後來成為南京國民政府司法院院長的居正等人,為了籌錢,居然密謀到廣濟縣偷金佛,往返三次,最終只弄斷金佛的胳膊;梅寶磯為激發革命而假傳革命黨名冊被寶善搜去之消息,促成打出武昌起義的第一槍;「老婆不借書不借」的葉德輝在書中夾藏春宮畫來防火;湯薌銘偷孫中山皮包......都是以前沒聽說過的。不能指望書都會給人一些教益,一本書如果能夠提供一些思想或者知識就不錯了,而這本書,就是一本不錯的書。■文:龔敏迪

﹛﹛※弊滅婓盄§諦誧傷蚕笢栝濂巹弊滅雄埜窒迵賤溫濂惆扦薊磁翋域ㄛ翋猁醱砃姘湮笢埏苺濂捄悝汜﹜諒夥眕摯統樓濂捄腔鏍條啎掘砢刱悵畎Л囀忑遴撿掘厙釐濂捄諒悝睿統捄刱捻蝵遜汛傿黨げ紋岈撮夔捄褶茼蚚諦誧傷ㄛ岆笢弊佸鬅漞鱉夥源峔珨婓盄濂捄す怢﹝

﹛﹛綴懂ㄛ殖栻瑕蔚珨虳游鏍賡庄善囥馱砐醴窒馱釬ㄛ暫統迵弊滅馱最膘扢ㄛ衱崝樓賸模穸彶諴疢褘袓г童滿匿疰З贏滅砩妎ㄛ飲岆橾殖跤蕾れ懂腔﹝

﹛﹛菴ㄛ湖婖僕肮楷桯楛棫饒蕪Dэ﹝陔貌扦控儔5堎30桮蝤釆м葃歲帡ㄘ弊昢巹埜潭弊滅窒酗庥瘀睿30梊睅彿廒兜華瞳濂勦軞統覺酗褪霤湛﹝

﹛﹛

﹛﹛酗景峚陓羲楷鼠侗,藝樅模撿賦磁峚陓芢嫘,酗景膘厙桴

孮晤ㄩ
傖飲庈 禱嘐剽盺 勀忭繚樅瘍扦⑹ 淕鎰 陲糧誰諳
賤溫鼠埶 ь陔瓮 苤塛虛淜 啃勀蚽 滷湛イ淜